首页 红线劫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十七章 镜子仙外传中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来人管家模样,年纪约莫三四十岁,长相如说书人口中的龟丞相。两撇八字小胡,眼睛小而聚光,透着一股精明劲,谁亏都不会亏到他头上。
  “是您救了我?”宋仁急忙起身作揖。
  “公子如此,叫小人如何受的起。”管家立刻上前扶住宋仁,身后的小丫鬟端来了一碗白粥,一碟小菜,端放到桌子上。
  香气扑鼻而来,对宋仁这样的饿鬼有致命的吸引力,口水不受控制,沿着嘴角流下来,身体不自觉地前倾。
  丫鬟见状只掩面偷笑。
  “饿了吧,别客气呀。”管家一脸殷勤。
  “如此小生便不客气了。”宋仁也顾不得风雅,立刻狼吞虎咽起来。
  喝粥的光景,管家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其实,救你的人乃是我家少爷,小人只是安排您的饮食起居而已。”
  “敢问你家少爷是何人,定要好生感谢。”
  “我家少爷乃是冥界张府的大公子张翰。”
  原来是他,鬼门关惊鸿一瞥,宋仁脑海中立刻浮现那个眉目清秀,满身金光的贵公子。
  “那日你晕倒在怡红楼门口,是少爷命人将你救起的。”
  “如此大恩大德,小生真当是无以为报啊。”
  君子有恩必报,可惜宋仁身无分文,无权无势,说得好听,拿什么来报?
  “看你也是个读书人,斯文有礼,公子刚刚报考了公务员,需要陪读。我看你挺合适的?包吃包住,你可愿意?”
  “有如此好事?”宋仁两眼发光,嘴角上还蘸着饭粒,“一饭之恩,做牛做马难以报答,承蒙公子不嫌弃,任凭差遣。”
  填饱肚子,管家给宋仁一件新的粗布衣,换下他那件发黑发臭的长袍,收拾完毕,两人一同去拜见张大公子。
  一出门,只见雕栏玉砌,亭台楼阁,如此雍容华贵的府邸,他见所未见。身处曲折游廊,左侧是花团锦簇,芳香扑鼻。右侧是碧绿池水,假山莲叶穿插其中,鬼斧神工。不远处是飞檐走壁,琉璃瓦点缀着冥界的漆黑的天空。更奇妙的是,他第一次看见“灯”这个东西,无需点火,五颜六色的灯带勾勒出整个府邸高低起伏的建筑棱角,灯火辉煌,像黑暗中的夜明珠。
  走了许久,终于来到张公子的房门前,未踏足,便听到里面传来女子放荡的笑声。
  “好姐姐,不要跑……”
  “捉到了,捉到了,看你跑哪去!”
  走入房间,一张可容纳十人睡觉的巨床赫然映入眼帘,上面半躺着一位上身裸露的年轻男子,眼睛虽被一块红色的丝绸蒙住,还是挡不住的好看。左右手各抱了一个只穿着肚兜薄纱裙的鬼妹。正在玩亲亲,画面美得不敢看。
  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,一只巨大的龙虾摆在中间,触角还在抽搐,雪白雪白的肉被切成一片一片,散落在碧玉做成的餐盘之上。酒杯翻到在桌面上,露出紫红色的琼浆。烤鸡被撕得七零八落,鸡腿掉在地上,被踩了两脚。
  想想刚才喝得那一碗白粥,真当是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
  管家轻轻咳嗽了一声,两个鬼妹识趣地迅速离场。
  “诶,真扫兴。”
  “少爷,宋公子来了。”
  “宋公子,哪位宋公子啊?”
  “咳咳,就是上次您在妓院门口救下的那个乞丐,不,是那个书生。”管家将宋仁推向前,说道,“老爷看他有些才学,让他做您的陪读。”
  “我不需要陪读!”
  “这是老爷的意思,希望少爷不要为难小的。”管家有老爷撑腰,说话很硬气,“还有老爷问,给少爷买的公务员教材看了没有,近百年的真题选做了没有?老爷说晚上要来检查你的功课。”
  “老爷,老爷,张口闭口老爷,狗奴才。”
  张公子嘴上不饶人,整个人黯淡下来,想是什么作业都没有做,晚上等着挨批评吧。
  “小人还有事,先行告退了。”
  管家将宋仁留下,偌大的房间了只剩下张公子和宋仁两个人。
  “你过来。”张公子朝低着头的宋仁勾勾手指。
  宋仁立马小媳妇似的走上前,眨巴着天真淳朴的眼睛看着他。
  “抽烟吗?”张公子取出一盒阴山牌香烟。
  宋仁摇摇头。
  “喝酒吗?”张公子取出一瓶上好的女儿红,“此乃我独家酿制,里面有99滴不同女子的香汗,口味独特……”
  宋仁摇摇头,表示不敢兴趣,他搞不懂,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喝女人的汗,有钱人真会玩。
  “会写曲吗?”张公子掏出一本词曲,上面都是些黄色的词语。
  宋仁摇摇头,看着词谱脸红到脖子根。
  “什么都不会,怎么伺候本少爷?!”张公子猛地将词谱甩到宋仁脸上,傲慢地看着他。
  宋仁也不生气(也不敢生气),恭恭敬敬地将词谱放在床上的小茶几上,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张公子见谅,在下是来陪读的,不是陪玩的,更不会刻意地讨好您。虽然在下出生卑贱,比不得少爷身娇体贵,可在下读了一辈子圣贤书,以圣贤作为楷模,请不要用这些邪门歪道来荼毒我的思想,常言道……”
  “停停,老子最害怕的就是迂腐的书生。”张公子一言不合,开始摔东西。
  他摔一样,宋仁就接一样,看不出宋仁小小身板,反应能力还挺快。一边接一边说道:“请你不要乱扔东西,万物都是有生命的,砸到地上的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……”
  “你给我闭嘴,我的天啊,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,感觉有成千上万只苍蝇在我耳边嗡嗡作响。”
  “张公子,所谓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既然张公子不喜欢小生,那君子不强人所难,就此告别,您的大恩大德铭记于心,他日必当奉还。”
  说完,将张公子乱扔的东西整整齐齐摆成一排,起身准备离开。
  “慢着,你这是罢工?”从小到大只有他打发人,没有人打发他的。
  “我说你个穷书生,哪来的底气,你这德性何时能挣到钱?你可想清楚了,出了这个门,你可就没机会了。”
  “想清楚了,就算丢了皮囊,只剩骷髅,也不能失了读书人的气节!”
  张公子脑仁子直炸,这可是他老爷子给他找的陪读,看过命运簿,今生本是要荣登榜眼的。冥界的某位大爷为了子孙加官进爵,花了大价钱,修改了他的命,才使得他英年早逝。
  这宋仁顶着个榜眼的脑袋,前世的琴棋书画无一不精。而父亲请他来有更重要的目的,要是被气走了,一顿毒打是小,经济制裁才可怕。而且今天还有三张卷子没有做,晚上老爷子该抽查了。权衡利弊后,瞬间变脸。
  “迂腐……但是,我喜欢!”
  “咦?”
  “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。”张公子取出身后厚厚的一叠试卷。
  “你的衣服……不甚雅观。”宋仁指了指对方袒露的胸怀,等到张翰整理了衣衫,再坐到他身旁。
  “张公子,首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君子本应视钱财如粪土……”
  “说人话!”
  “能否跟你借个钱,让我报名考试。”
  “恩,算是你预支工资。”
  “还有……”
  “你这个穷书生怎么要求那么多,信不信我……好,你先提。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