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在镇武司摸鱼那些年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7章 大丈夫居于天地间,岂能郁郁久居人下?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第17章大丈夫居于天地间,岂能郁郁久居人下?
  
  “锵。”
  
  苏御手中镇武刀出窍,发出一道清亮的铮鸣声,抵在了老鸨的脖颈处。
  
  “这......这位爷,刀下留......”
  
  感受着脖颈处传来的森森寒意,老鸨话都已经说不完整了。
  
  “我问你,就在半柱香前,有两位身穿飞鱼服的镇武卫来到这里,他们在哪个房间?”苏御冷冷的说道。
  
  现在是在和生命赛跑,他可不敢有丝毫耽搁。
  
  “镇武卫?”
  
  老鸨先是一怔,旋即道:“两位官爷包了天字号和地字号的包厢。”
  
  随即老鸨又指了指楼上不远处的天字号和地字号房间。
  
  苏御收刀,身形一跃跳上二楼,率先推开了地字号的包厢。
  
  包厢内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  
  “啊!!!!”
  
  屋内的姑娘率先发出了尖叫声,双手条件反射的捂住了重要位置。
  
  不过当看到屋外是一名俊朗的男子时,她马上就收敛了尖叫,眼神妩媚妖娆的看了苏御一眼,似是在嗔怪他怎能如此不解风情。
  
  陈北疆也呆住了,瞪大眼睛怔怔的看向苏御。
  
  看着包厢内的一切,苏御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。
  
  “大丈夫居于天地间,岂能郁郁久居人下?”
  
  苏御心头腹诽一声。
  
  “苏老弟,你......你怎么来了?”
  
  陈北疆脸色涨红,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  
  “快点穿衣服,昨晚的悍匪来了,咱们得马上离开。”
  
  苏御面色严肃的说完这一句,便径直赶往季龙城所在的房间。
  
  啵。
  
  看着苏御那一副急切的表情,陈北疆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一把将女人推开,然后拎起一旁的飞鱼服和镇武刀就冲了出去。
  
  看着陈北疆离开的背影,女人脸色不禁流露出一副幽怨的表情,一股深深的空虚感迅速涌上心头。
  
  吱呀。
  
  苏御再次推开天字号的房间。
  
  此时的季龙城怀抱软玉,正在推波助澜。
  
  看到屋外的苏御,季龙城手上的动作不由一顿。
  
  季龙城脸色微怔,错愕道:“苏老弟?伱......”
  
  苏御迅速说道:“季大哥,快点穿衣服,昨晚的大当家带着一位炼体境后期的武者来了小镇,现在就在隔壁的勾栏,咱们必须立刻离开。”
  
  季龙城闻言脸色一变,宛若负心薄幸的男子,一把将怀中的女人推开,迅速抄起一旁的镇武刀便大步出门。
  
  苏御不由深深看了屋内的女子一眼。
  
  此刻的她早已经被撩拨的浑身不得劲,正等着和季龙城开始一场真刀真枪的战争。
  
  却在此刻来了不速之客。
  
  ‘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恐怕现在的我已经死了无数次。’
  
  迎着女人幽怨的目光,苏御心头不禁腹诽。
  
  不过此刻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。
  
  “几位爷,你们这是......”
  
  季龙城刚出门,三人便听到楼下传来老鸨的声音。
  
  “我问你,那三位镇武卫在哪里?”
  
  大当家手持阔背大刀,一把掐住老鸨的脖子,面容阴森的说道。
  
  他得知苏御三人还在平田镇时,便第一时间叫上自己大哥往平田镇赶来,以报昨日之仇。
  
  走进勾栏,却发现三位镇武卫早已经不见踪影。
  
  然后经过打听,知晓三人是在半柱香前离开,然后有走进了隔壁不远处的妓院,便立即带着人马往妓院赶来。
  
  “三位镇武卫?”
  
  老鸨老脸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楼上的房间。
  
  目光正好对上刚刚走出包厢的季龙城。
  
  看到楼下的大当家和另外一名壮硕大汉,苏御三人眉头皆是不由跳了跳。
  
  看到三人的瞬间,大当家眼睛一亮,迅速道:“大哥,就是他们三个!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