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种田习武平天下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一百六十章 为虎作伥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从结婚回娘家那一次离开,足足十七八年时间,池父池母都没有再回过小碎尖村。
  
  一来池母的父母早早过世,她既然出嫁,也就没有真正的娘家了;二来两地距离太远,坐车都得转四五趟,有家也难回。
  
  所以久而久之,这边就断了联系。
  
  不过即便十几年没联系过,再见面,还是有太多情绪上涌,让池父也不知不觉红了眼眶。池父忍着眼泪,掏出香烟一一散过去,把来的村民都散一圈。
  
  然后李家二舅、三舅,把村民们都劝了回去。
  
  总算安静下来。
  
  “小松,你大舅有什么问题吗?”二舅看向池桥松,他已经知道池父这一趟来的原因,是池桥松晋升勇士来宴请娘舅家人。
  
  对于自己的妹妹,养出这样有本事的儿子,二舅当真是又惊又喜。
  
  “没有大事,刚才人多,我没说。”池桥松回道,“大舅应该是被伥鬼缠上,这个伥鬼有可能是大舅妈变的。”
  
  “啊!”表姐李婉惊呼。
  
  瞎了一只眼睛的三舅,忙问道:“什么意思,啥是伥鬼啊?真是大嫂回来拉大哥去下面?”
  
  “你们不用紧张,放心有我在。”池桥松给众人吃一颗定心丸,“有种邪祟叫为虎作伥,人被虎精吃掉之后,无法投胎转世,冤魂会被虎精驱使,然后替虎精办事害人。”
  
  忽听扑通一声。
  
  是表姐李婉跪倒在地上,对池桥松磕头:“表弟,求求你救救我爸!”
  
  池桥松赶紧扶起大表姐:“你放心,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  
  池父也拉住李婉:“丫头哎,你放心哦,你表弟本事大着呢,他说你爸不会有事,你爸就不会有事的。”
  
  池桥松起身:“大表哥、表姐,你俩跟我来就行,爸,你们继续聊。”
  
  …
  
  …
  
  …
  
  “来,各自给我一滴血。”
  
  池桥松掏出一根针,刺破李贤飞和李婉的食指,挤出两滴指尖精血。
  
  随即又在大舅的指尖,取了一滴有些发黑的血液,三种血液混合在一张符纸上,他将符纸点燃,符纸遇火便烧个干净。
  
  此时他掏出雷霆都司印,一道金光从中飞出,缠绕在他的手指尖。
  
  在李贤飞和李婉震撼的注视下,他指尖的金光在半空中转一圈,随即快速飞出后门。
  
  池桥松跟了上去,留下一句话:“你们守着大舅,我去去就回。”
  
  说完便循着金光的轨迹,遁入茫茫夜色之中。
  
  看着外面黑黢黢的景象,李婉小声问道:“哥,表弟不会有事吧,外面那么黑……”
  
  李贤飞自己也忐忑,不过他还是强打精神安慰道:“不会,表弟是勇士,是厉害的武者,肯定比乡庙的道爷还厉害!”
  
  池桥松确实厉害。
  
  他追出去之后,就驾驭运财童子,循着符纸燃烧后的气息,开始追溯源头的伥鬼。
  
  伥鬼是大舅妈所化,所以用她的亲属血液,可以精准定位,再用善财童子循着定位找去就行,并不属于高明手段。
  
  但是效果显赫。
  
  当他按下金光,运财童子已经带他飞到一处山林中,面前地上正躺着一具残破的白骨。
  
  “唉。”池桥松摇了摇头,毫无疑问面前这具尸骸,就是大舅妈被虎精吃掉的地方,而她的生魂已被虎精禁锢。
  
  找到伥鬼的尸骸,接下来,他只需要勾出尸骸上的秽气,然后循着秽气寻找即可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