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藏海沉珠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三章 算帐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上半年铺子的收益,抛去成本,车马费,居然没有剩余,这其中还没有算上苏远山这个便宜掌柜的辛劳费,还没算上铺子的租金。铺子是早些年苏家祖父买下的,送给大儿子苏远山的,也是花了银子的,算上这些,上半年铺子没有赚,只有亏,并且亏损得厉害。
  苏玥大声喊了红蕉,“去书房搬账本来。”
  红蕉不知道苏玥想干什么,把书房里的账本全搬来了。
  厚厚的一摞账本,堆在柜台上。
  苏远山回来的时候,苏玥还在埋头算帐。
  铺子里生意冷清,已经半个月没有开张了,苏远山心中不放心铺子,他走了铺子没人看啊,去街上看了半天热闹就回来了。
  “干什么呢?把爹的柜台翻得乱七八糟的,怎么不陪着你娘。”
  苏玥也不恼,从柜台上抬起头来,“娘这个人,你也知道的,最喜欢看热闹,一大早就挎了小篮出门买菜去了。”
  苏远山也知道王氏说是出门买菜,实则是去看柳家的热闹去了,想到柳家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  “听说你昨日淋了雨,身子骨没事吧?你啊,真是的,小姑娘家出去淋什么雨。”他关怀又有些心疼地问苏玥,“要不要我让济生堂的大夫过来瞧一瞧,抓两副药吃。”
  “不用,不用,我没事。”苏玥忙道,“昨日娘熬了姜汤,我多喝了两大碗姜汤,去了寒气发发汗,就好了。”
  苏远山凑过头来,见苏玥在打算盘,问道,“你怎么突然算起帐来?”
  “爹不是嫌麻烦不喜欢算帐吗?我帮爹算算,看赚了多少银子。”
  苏远山对着小女儿嘿嘿笑,看人打了一会儿算盘,背着手在铺子里转了两圈,见没有生意,回书房舞文弄墨去了。
  这就是苏玥的父亲。
  性格温和,不喜经营家业,遇事随遇而安,得过且过,没有上进心,对自己没有太大的要求,用他父亲的话说,“穷有穷的过法,富有富的过法。”
  苏家外表光鲜,有一个瓷器铺子,是个正经的商家,实则没有多少家底。早些年白瓷好卖的时候,靠着家中的白瓷窑赚了些钱,小有薄资。自从青花瓷兴起,白瓷开始没落,苏家铺子的生意一落千丈,急剧下滑,苏家因此一蹶不振,开始落魄。
  苏远山本就不喜经营,把铺子交给儿子苏青,他则去禺山书院当了教书先生。
  更让人意料不到的是,五年后的一场大火把铺子烧了个干干净净,半夜铺子走水,后面连着的院子也未能幸免于难,苏玥和她的家人也在这场大火中烧成灰烬。
  如今回想,苏玥觉得这场大火烧得蹊跷,猜想十有八九是顾家放的。
  顾家是岭南的名门望族,家宅绵延数里,她嫁到顾家不到两年,顾家闹着要休妻,她气不过又觉得委屈,哭啊气啊跑了出来,连换洗的衣裳和银子都忘了带,一路哭着跑到了码头,上了一艘渔船。
  那打鱼的老翁家中也是有女儿的,见人梳了妇人的发髻,又哭哭啼啼的,知道是在夫家受了委屈的小媳妇,哭着闹着要回娘家,硬是划着木浆,把人送回了娘家。
  回家不到三日,苏家铺子就遭了大火。
  王氏回来的时候,苏玥还在算帐。
  “阿玥。”王氏在后院喊道,“你不是说要吃礼记饼家的桂花糕吗?这个时节,端午都没过,离中秋还早着呢,哪里有新鲜的桂花,我给你从礼记饼家带了一包红枣糕,你快过来吃。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